寂舟_顾飞后备女友

全职厨‖少年你今天出SSR了么?‖都别动文州是我的 @寂舟_

【国家队】这是一个惊天的大秘密[END]

笑死了笑死了

钧窑笔洗:

#脑洞压都压不住,那干脆来开个后续好了#


 #我流喻黄#


#前篇:《我没有你这样的脑残粉》#


 


01.


 


  故事的源头,要从三天前张佳乐在自己宿舍阳台上捡到的那条内裤说起。


  


  他捡到的那条内裤,是白色的。纯洁无瑕的白色。


  张佳乐不喜欢白色,他喜欢鲜艳而充满希望的色彩,他的内裤,都是红橙黄绿青蓝紫色的。


  所以这不是他的内裤。


  


  再者,这条内裤,带着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。


  和他同住的张新杰从来不用蓝月亮,毕竟“蓝月亮”三个字怎么也不比“汰渍”顺眼,偏旁相同,部首对称。


  所以这也不是张新杰的内裤。


 


  张佳乐用食指和拇指拎着内裤的一个角,忧心忡忡的回了房间,他先和坐在对床看书的张新杰打了声招呼,然后神色凝重地给他的老搭档孙哲平打电话。


  还开的免提。


 


  电话响过两声,接通了。


 


  “大孙啊,”他把自己刚才的经历讲给孙哲平听,表情很是惆怅:“我捡到了一条内裤。”


  


  孙哲平很淡定。


  他不仅很淡定,他还听出了张佳乐情绪的变化:“你好像很忧郁?”


 


  “因为这件事很离奇,”张佳乐清了清嗓子:“我姑且分析一下,你随便听听。”


  “好。”孙哲平应很爽快。


 


  坐在对床的张新杰盯着张佳乐开着免提的手机看了一会儿。


 


  张佳乐没注意,他已经开始他的推理:“首先,我用排除法锁定了这条内裤的来源,这条内裤,是从楼上扔下来的。”


  “嗯,”孙哲平认可了这个推理,“你楼上住的是谁?”


  “是王杰希和周泽楷。”张佳乐说。


  “哦……”孙哲平想接话,就听见张佳乐很干脆地打断他,说:“所以这条内裤是周泽楷的。”


  孙哲平:“……为什么不是王杰希的?”


  “王杰希的内裤应该是绿色的。”张佳乐十分坦然的说。


  “你见过王杰希的内裤?”孙哲平的眼神开始变了。


  “没有。”张佳乐说:“但是王杰希是微草的队长。微草的队长,内裤就应该是绿色的。”


  


  孙哲平想了想。


  没想通微草的队长和绿色的内裤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联。


  


  但孙哲平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。


  不拘小节的人,不会在意这种不重要的细节。


 


  所以他说:“嗯,王杰希的内裤是绿色的。”


 


  对床张新杰心平气和地把书翻过一页,想:


  人王杰希不要面子的啊。


  


  跳过王杰希,张佳乐继续他的推理:“综上所述,内裤不是王杰希的,是周泽楷的。”


  “嗯……”孙哲平觉得道理。


  “所以,”张佳乐说:“周泽楷喜欢我。”


  孙哲平眼神又变了:“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”


  “这是推理,”张佳乐道:“你好好想一想,周泽楷为什么平白无故朝我扔内裤?”


  孙哲平保持沉默。


  于是张佳乐替他回答了:“因为周泽楷想引起我的注意,显然,他成功了。”


  “所以,”张佳乐做结案陈词:“周泽楷喜欢我。”


  “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,毫无破绽。”


 


  对床张新杰平静的推了推眼镜,想:


  人周泽楷不要面子的啊。


 


  孙哲平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,这一点,在上文里已经强调过了。


  但有关周泽楷喜欢张佳乐这件事,显然不属于他不拘小节的范围。


 


  他问张佳乐:“你说,内裤是掉在你房间的阳台上的。”


  “对啊。”张佳乐说。


“那你怎么能肯定周泽楷喜欢的是你?”孙哲平问:“你们一个房间住的是两个人,万一他喜欢的是张新杰呢?”


 


  张新杰的手抖了抖,手里的书啪一下掉在地上。


  他茫然地想,我不要面子的啊。


 


  张佳乐对霸图副队的心理历程一无所知,他锤了锤手掌,说,“你说的很对!”


  孙哲平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很对。


  他叮嘱张佳乐说:“这件事很离奇,在搞清楚真相之前,你不要随便和别人提起。”


 


  “那要怎样才能搞清真相,”张佳乐说:“这样吧,我去找个智商高点的帮我分析分析,叶修?No。肖队?他会不会收我费啊?哎,你觉得喻队怎么样?”


  “……”孙哲平一言不发的挂断张佳乐的电话,又赶在张佳乐之前拨通喻文州的电话。


 


  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及时,不可谓不正确。


  但是千算万算,没能算到的是此时此刻的喻文州在洗澡。


 


  他的手机留在床头柜上。


  和隔壁床的黄少天只有一臂远的距离。


 


  而孙哲平一无所知。


 


  他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,礼貌而直接的问好:“喻队,抱歉打扰了,张佳乐那边遇到了一点麻烦,想请你帮个小忙。”


  为了让事件变得简单易懂,他将事情的本末做了一点小小的艺术加工处理:


  “是这样的。周泽楷喜欢张新杰,但是张佳乐误会了周泽楷喜欢的是他,如果待会张佳乐打电话过来请你分析,你能不能……”


  “啪”一声,电话那边剩下一片惨淡的忙音。


 


  黄少天震惊的掐断了电话。


  他在原地站了五秒,转身去找喻文州:“队长!惊天大秘密!!!”


  黄少天一巴掌拍开浴室虚掩的门,嚷嚷:“队长你知道吗刚才孙哲平告诉我周泽楷喜欢张……”


 


  蓝雨的队长在满室缭绕的水雾中侧过头,全身上下很多不能描述的部分都不能描述地在雾气里不能描述着。


  黄少天闭嘴了。


  他反手啪一下关了门,耳尖红了:“你洗澡怎么这么慢我以为你都穿好衣服了!”


  “嗯,是有点慢,”喻文州很淡然,他淡然的在浴室里换好睡衣,走出来问黄少天: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
  “哦,”黄少天想起来:“我想说周泽楷喜欢张……”


  “张……”


  “张……”


  张什么来着?张新杰还是张佳乐?


 


  黄少天傻眼了。


  他刚刚受到喻文州美色的暴击,因此把这个惊天大秘密的内容忘的一干二净。


 


  喻文州很耐心的等着他的下文,黄少天瞄了瞄喻文州,不好意思让人等太久。


  他咳嗽一声,按照自己仅存的记忆胡说八道:“我想说的是,周泽楷可能喜欢张新杰,也可能喜欢张佳乐,也可能两个都喜欢,但到底喜欢的是张佳乐还是张新杰还是两个都喜欢呢,我也记不……啊不,是孙哲平也没有搞的很清楚。”


 


  喻文州想,这和孙哲平有什么关系。


  身为蓝雨的队长,喻文州很少会怀疑他的王牌的话的真实性,所以,尽管黄少天刚才那一段话里的逻辑狗屁不通,他还是有条不紊地把黄少天说的话重新梳理了一遍,并从其中提炼出了相应的关键信息:“就是说,周泽楷可能是个渣男。”


  一针见血。黄少天捧场的给他鼓掌:“大致是这样没错。”


 


  接受了黄少天鼓掌的喻文州很冷静,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如果说,周泽楷的确是个渣男。”


  “嗯?是啊那又怎样?难道你要冲上去为民除害爆他头吗?”黄少天问。


  喻文州摇头:“我是说,你有没有联想到别的什么。”


  “什么?”黄少天眨眼。


  “周泽楷和王杰希住一个房间,”喻文州提醒他:“如果周泽楷是个渣男,他会不会和大多数起点文的男主一样,对王杰希出手?”


  “那不是很刺激,王杰希一世英名大概要毁在这了。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打个电话恭喜他一下。我手机哪去了……”黄少天已经开始摸兜了。


  “厚道点吧,能对王杰希下手,周泽楷的牺牲已经很大了,而且风险也很大,这要被对方看穿了,肯定会被揍成大小眼。”喻文州感慨着。


  “这是你不让我给王杰希打电话的真实理由吗?”黄少天怀疑。


  “不是,”喻文州说:“主要是怕你给王杰希打电话,让他提前警觉了。”


  黄少天有点犹豫:“但是不打电话,我们就看不到好戏了,轮回和微草队长级别人物之间的巅峰级较量,错过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。”


  喻文州想了想,对着自己的王牌轻而易举的做出了让步:“那你打吧。”


  “我打他可能不会接,”黄少天说:“我用你的电话给他打吧。”


 


  喻文州没什么意见。


  黄少天就抱着喻文州的手机,高高兴兴地打电话去了。


 


  接到电话时,王杰希还没睡。


  但是周泽楷已经睡下了。


  他看了看来电显示,又看了看已经睡熟的轮回队长,去阳台上接电话:“喻队?”


  “不,是你黄大爷我。”那边的人回答道。


  王杰希条件反射的想挂电话,但是没来得及。


  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耳朵里已经塞满了黄少天的碎碎念,说来说去,主旨只有两条。


 



  1. 周泽楷是个渣男。


  2. 你王杰希的清白就要毁在这儿了。



 


  王杰希连黄少天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。


  “这是喻文州让你告诉我的?”他问黄少天:“喻文州今天是不是没吃成长快乐?叫他编个像样点的故事再来骗我。”


  “不,不是我队长说的,”黄少天很严肃:“是孙哲平说的。”


  王杰希有点意外。


  “而且王杰希,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很离奇就不相信,”黄少天教育他:“越是离奇的事,其本质就越靠近真相,还有,你信不过队长,难道还信不过孙哲平吗?”


 


  王杰希没回答就挂了电话。


  然后他给孙哲平发消息:


  周泽楷喜欢谁?


 


  孙哲平回:张新杰。


 


  王杰希皱了皱眉,发觉事情并不简单。


  他转而去试探张佳乐:


  我听说周泽楷喜欢你?


 


  张佳乐很谦虚:


  哪里哪里,也有可能是张新杰。


 


  看着两个人的回信,王杰希很吃惊。


  黄少天说的竟然是真的。


  他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沉思了片刻,回去把周泽楷从床上推醒。


  比起睡眠,道德品质才是关联枪王一身的东西。


 


  可怜周泽楷睡的正沉,冷不丁被人弄醒,睁开眼睛就看见王杰希坐在他床边,一双大小眼在夜色下闪着诡异的光。


  然后他听见微草的队长问:


  “小周,你给我说真话,你最近有没有干什么亏心事?”


 


  周泽楷很懵,他呆呆的看着王杰希,好久,才无辜的摇了摇头:


  “没。”


 


  “真没有?”王杰希追问:“你什么亏心事都没有干过?”


  


  周泽楷咬着被角想了想:


  “也有。”


 


  王杰希的目光骤然犀利:“说。”


 


  周泽楷很委屈,简直是人在床上睡,锅从楼下来。


  他十分难过地道:“你知道啊,就是不小心,让风把内裤刮到楼下了。”




FIN.




加粗的那两句改变自原著《全职高手》




以及那篇新文,修个文,运气好的话,改天见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045)